〔第二十九章〕

(狗狗中文小说)

        一个没有星光的夜晚,梁山分队奉命出击了。出击地点选在角屿岛上,这小岛在大金门岛的东北方向,和金门直线距离只有两千多米,这是由我方控制的距大金门最近的一个岛屿。

        李云龙带着一些作战、情报、侦察部门的军官特地乘船赶到角屿岛,他要和自己心爱的特种分队告别。他心里明白,这些勇敢无畏的战士此去将是九死一生。送行的军官们和突击队员们都神色肃穆,颇有易水悲歌的气氛。

        梁山分队装备了几艘安装了消音装置的快艇。突击队员们都装备了潜水装置和小型无线电对讲机,武器是新出厂的56-2型冲锋枪,这是苏制AK-47型自动步枪的仿制品,比一般制式56式冲锋枪要短小体轻,是军工部门专为特种部队研制的,连军区司令部来的见多识广的参谋军官们对这种枪都感到陌生。李云龙发现这些规格统一的、崭新的枪支到了突击队员的手里就变得奇形怪状了,有的队员居然把本来已很短小的枪连枪托锯掉,只剩下手柄和扳机。若在一般部队,这种破坏武器的行为是要上军事法庭的,而在梁山分队却被视为正常。段鹏认为,自己的武器,怎么顺手怎么改,他还打了个粗俗的比喻:这好比自己的老婆,想怎么睡就怎么睡,别人管不着。队员们的冲锋枪和手枪上都安装了消声器,手枪和匕首的佩带方式也很杂乱,有的挂在腋下,有的绑在小腿肚上,有的挂在腰上,有的干脆把皮枪套吊在脖子上。这支小部队的训练方式是很注重各人个性的。

        分队长段鹏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潜水服,头上戴着水镜,两只脚蹬一前一后搭在肩膀上,他神态轻松地叼着香烟,仿佛不是去执行危险任务,而是休假时到海里去捞珍珠贝一样。他对李云龙说:“军长,我们要出发了,您还有话要说吗?”

        李云龙觉得嗓子发堵,他似乎有很多话要和他的战士们讲,但一时却不知说什么好,他只是一招手说了句:“拿酒来。”

        参谋们连忙把茅台酒倒进一排排的大碗里。李云龙双手端碗说:“今天我给大家送行了,我只想说,咱们梁山分队没有一个孬种,全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我相信你们会忠于职守,尽职尽责的。九年前,咱们有八千多弟兄登上了那个岛,他们几经恶战,歼敌上万,最后血洒疆场,无愧于军人的称号。这些年来,我多少次梦见自己率部队登上那个岛,可我没有机会啊,我老喽,以后大概也没这机会了。现在,你们的机会来了,老实讲,我羡慕你们的运气,恨不得用军长的位子和你们换一换。可身为军人,就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们的身上都承担着不同的责任,只能各司其职了。今天,我用酒给你们送行,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你们一个不少,都要给我平安回来,我在司令部给你们摆酒庆功。”

        李云龙把酒一饮而尽,猛地把碗砸碎在礁石上。突击队员们干了酒,纷纷砸碎酒碗。

        段鹏立正敬礼:“军长,梁山分队全体队员向您告别了。”

        李云龙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感情说:“你们的家里还有什么事要办?尽管说。”这是敢死队赴死之前,上级必问的一句话,似乎已成定规。

        段鹏笑了:“没事,真要有事,等我们回来自己办。”他最后一次立正敬礼,然后登上快艇。

        几艘消音快艇发出轻微的引擎声,渐渐消失在黑暗中……李云龙站在岸边的礁石上,凝视着队员们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肯离去,似乎和礁石融为了一体。

        1958年8月23日17点30分,解放军福建前线指挥部发出了炮击的命令,随着一串串红色信号弹的升空,炮声霎时撕裂了宁静的空气,第一轮出膛的数百发炮弹从不同方向落在金门岛上北太武山的国民党军阵地上,带着死亡气息的金属弹丸划破空气发出骇人的嘶啸声,在海峡上空形成密如蛛网的橘红色弹道,金门岛立刻陷入烟雾和火海中。为了达到射击的突然性,各炮群一律没有进行预先试射,而是以精密法确定射击诸元,力求使设在厦门、莲河的陆军炮群和设在围头的海军岸炮群的首批炮弹同时落达各自目标。

        8月23日正是星期六,17点,国民党军金门防卫司令部召集官兵,一面聚餐,一面听国防部长俞大维将军的训话。俞将军的话不多,不过是申明此次赴金门是奉了蒋总统之命,向守卫在大小金门、马祖、大二担诸岛屿上的国民党军将士表示慰问。几年来,台湾各界的慰问团走马灯似的来金门进行慰问,官兵们早已习以为常了,他们都是现实主义者,关心的不是空洞的语言,而是慰问团带来的各种慰问品和为欢迎慰问团而设的聚餐。尽管九年来金门与大陆之间常有炮战,但以往来自大陆方向的炮火并不猛烈,而且事先也多有察觉,部队早早便进入了坑道。但这次突如其来的炮击,国民党军事先没有嗅到一点儿风声。17点30分,设在金门北太武山下翠谷湖心亭中的宴会已散。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官胡琏将军和新调来的副司令官楚云飞中将陪同国防部长俞大维沿着张湖公路散步回司令部。而酒足饭饱的副司令赵家骧将军、章杰将军和澎湖防卫部副司令官吉星文将军三人正用牙签剔着牙站在翠谷湖与湖岸相连的石桥上聊天。此时站在石桥上的三个将军都不是等闲之辈。赵家骧当年在东北战场上长期担任国民党军东北剿总的参谋长。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和参谋长刘亚楼,以及他们麾下的各纵队司令员如丁伟、孔捷诸将领,都太熟悉这位剿总参谋长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