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狗狗中文小说)

        李云龙回到老部队,以前的几位老搭档都很高兴,政委孙泰安这两年一直代理着军长职务,他不是军事干部出身,对这个职务有些力不从心。李云龙就任军长,他先松了一口气。田保华还是参谋长,李云龙对本军领导班子的搭配感到很满意。他从军区警卫处调来一个新警卫员,叫吴永生。还有军区政治部给他调来的一个秘书,叫郑波。

        这个郑波使李云龙很感兴趣,三十多岁,中等个子,白皙的脸上架着副黑框眼镜,满脸的书卷气,江浙口音,一看就是个文弱的书生。郑波毕业于北大中文系,毕业后又转入军队的一所政治学院读了几年,据说对军事学术也颇有研究,李云龙对这个秘书很满意,读书人总是能获得他的尊重。

        一切都按部就班后,李云龙想起丁伟向他推荐的段鹏,丁伟对这个家伙赞不绝口,声称要不是看在老战友的面子上,他早来挖墙脚了,这种身怀绝技、实战经验丰富的干部是很少见的,他决定见见这个段鹏。

        当段鹏站在他面前时,他发现这个上尉没有半点出众的地方,1.7米的个子,瘦瘦的,肩膀不宽,连肌肉也不太发达,这是个很容易被人忽视的家伙,他太不起眼了。

        “你就是段鹏?你可真有胆子,把丁伟都打了,幸亏是丁伟,换了别人你该上军事法庭了。我很奇怪,丁伟也是有些拳脚功夫的人,照理三五招之内不至于输得这么惨,怎么就让你轻松得手了呢?”李云龙问。

        “军长,敲锣卖糖,各干一行。他是将军,指挥战役才是他拿手的,要论打架,10个将军不如我这个上尉,他一出手我就看出来了,他那两下子擒拿格斗用于侦察兵抓个俘虏绰绰有余,跟我交手可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了。其实我把他摔出去根本没用力,只是借了他自己的力。‘借力打力’不过是武术中的小把戏,算不得真功夫。”段鹏不过分吹牛也绝不谦虚。

        “有意思,那你说说你都有啥本事。”

        “徒手格斗就不用说了,我使用各种轻武器在行,包括不同姿势的精度射击。我练过轻功,不敢说飞檐走壁,在攀登方面算是高手。我懂针灸,识草药,会在战场上自救。还有,1950年我在你手下受过亚热带丛林战训练,苏联教官给我的评语是全优。还有,我的语言能力强,部队里天南海北哪儿的人都有,我学会不少地方方言,北方语言不用说了,南方的江浙一带方言、两湖两广方言、闽南客家话、潮州方言我都能说。我还在炮兵集训队学习过,懂得图上作业和炮兵专业。还有,步兵侦察分队的专业我更拿手,我现在干的就是侦察。您看过电影《渡江侦察记》吧?渡江战役开始前,我也带了一个侦察分队过了江,我们在南岸折腾得比电影上可厉害,就是没记者来采访我。”

        李云龙喜上眉梢:“照这么说,你从淮海战役就在我的师里,这么多年,我硬是不知道我部队里还藏着你这么个宝贝。”

        “军长,您操心的是大事,哪能注意到一个连级干部呢?”

        “嗯,我看了你的履历,立功受奖不少,处分也不少,不然现在你至少是营级了。看来你是个不安分的人,喜欢闹事惹祸,是不是?”

        “好像有这种说法,说‘成也段鹏,败也段鹏’,世界上的事没有段鹏不敢干的。这不奇怪,因为我是您的老部下了,听说军长您年轻时也不大安分,每支部队从组建那天起就有了自己的‘魂’。有人说这叫传统,我觉得其实是一码事,咱们这支部队的‘魂’是您给的,我能不受影响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