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狗狗中文小说)

        亲爱的丈夫:

        分别有两个多月了,我怎么觉得好像已经分别了两年似的?

        由此看来,结婚真不是件好事。本来这个世界上若是没有你,我还是个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你的突然出现,改变了我的命运。你这个冤家,我怎么糊里糊涂就掉进了你的圈套里呢?你肯定是个老手,在我之前不定和多少女性打过交道,情场经验一点儿不比战场经验少,不然怎么会这样老谋深算、从容不迫地把我骗到手呢?战争快结束了,和平就要到来,也许你以后会遇见许多出色的女性,她们会像我一样崇拜英雄,到时你该怎么办?会不会见一个爱一个呢?

        你听好,老李,我要警告你:如果你见异思迁,像个蜜蜂似的一头扎进花丛,我会和你拼命的。你身上有我盖的章,你是我的,属于我的东西我是不会出让的。再说,你也该知足了,你的妻子并不比别人差,你还要什么?所以你要老老实实地等我,尤其见了其他女同志,不许心猿意马,不许嬉皮笑脸,不许主动搭讪,你要态度严肃,目不斜视,就像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你听见没有?我们医院暂时迁到南京,据说还要向南迁。

        听野司留守处的同志说,你此次入闽途中遇匪,单刀赴会端了匪窝,真棒,这已成传奇故事,到处都在议论。连那个姓张的班长也沾了光,立了二等功,被破格提为副连长。他们一提到你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把你当成神了。我心想,这算什么?不过是我丈夫途中顺手办的一件小事,我丈夫能耐大了,就像古书上说的,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我为你骄傲,亲爱的。告诉你一件事,我在南京碰见我中学时的同学冯楠了。上学时我们就是好朋友,这可是个女才子,现在在金陵女子大学读书,思想很进步,是学生会骨干,业余社会活动家。我们聊了一夜,我向她讲述了我们的恋爱经历,也介绍了你的情况,她听得入了迷,很羡慕我,说她要是能找到这样的丈夫,死了都值了。我看她那神往的样子,心里很不安,好朋友嘛,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而我现在这么幸福,她却没有这种幸福,这太不公平。若是别的,我都可以让给她,可这是丈夫呀,这可让不得。

        想来想去突然想到你那老搭档赵刚了,他不是还单身吗?自从和你认识,听你多次提起他,除此之外,我丈夫还没这么夸过谁呢。能让我丈夫如此佩服的人,一定是非常优秀的人,我当下决定把赵刚介绍给冯楠,她听了我的介绍虽然一言不发,但脸都红了,你看有门儿吧?你也该和赵刚提一下,他如果不反对,咱们再作安排。

        好了,啰啰唆唆说了半天,就写到这儿吧,请保重身体,我们不久就要见面了。拥抱你。

        你的妻子田雨

        “喂!老赵,是你吗?我是李云龙。你在干什么?废话,谁不忙?别拿自己当根葱似的,谁拿你蘸酱吃呀。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可要站稳了,千万不要乐晕过去。我老婆来信啦,什么?关你屁事?这么说可不对了,当然关你的事,要不然我给你打电话干什么?吃饱了撑的?你嫂子够意思吧,还想着你这兄弟的终身大事呢。对!是她的同学,大学生,别提多有学问了,比孔夫子差不到哪儿去,长得像仙女似的,我都眼馋了,我老婆跟人家一比,我别提多伤心啦,谁知道大鱼还在后面呢?我要早碰见这位,就没小田什么事啦。你小子命好,这条大鱼让你捞上了。废话,我当然没见过。绝对不是吹牛,我老婆说的,她能吹牛吗?她要说谁不错那肯定不错。我告诉你,咱可不能错过机会。好,就算你同意啦,过些日子我安排见面。我可告诉你,你小子可不能在这期间又和别的女同志拉扯,不然我就没法交代了……好,就这样,再见!”

        关于金门战役的失败,野司首长一致认为,此役除了指挥失误,部队缺乏越海登陆的科学知识外,还有个重要原因,北方兵不适应亚热带丛林作战,无法利用亚热带丛林和敌人周旋。据野司情报部门的了解,金门岛的东北部和西南部山区,遍布着茂密葱绿的亚热带丛林,金门战役结束后,不少被打散的战士进入了丛林,准备开展游击战,由于缺乏野外生存能力,无一不被险恶的亚热带丛林吞噬了。

        金门战役失败后,A兵团从首长到战士无不感到奇耻大辱。部队自从渡过长江后,三野60万大军横扫苏浙闽诸省,所向披靡,无坚不摧。谁料想一个仅120平方公里的小岛,竟使8000骁勇善战的健儿血染沙场。此仇不报,怕是要玷污三野一世英名。

        此刻部队上下憋着一股劲,展开了海上练兵和丛林战训练。总参请来两个苏联军事顾问,担任攻金部队丛林战训练教官。两个人都是上校军衔,来自苏军阿尔法特种部队,“二战”时期曾在地中海沿岸和巴尔干丛林中进行过游击战,是丛林战专家。

        金门战役中考虑到岛上没有党组织,没有群众基础,登陆部队全靠自我生存能力进行孤军奋战,因此,野外生存、特种兵分队这些陌生的名词摆在这支刚刚脱离小米加步枪的军队面前。李云龙师的四个主力团奉命开进山高林密的闽南天湖山,在严峻的自然条件下开始了秘密的丛林战模拟训练。两个苏军特种兵上校确实非同凡响,相貌令人望而生畏。瓦西里上校身高两米,亚麻色的头发,深陷的眼窝里两只灰色的眼睛向外凸着,闪动着冷酷的光泽,典型的斯拉夫人种的脸庞上肌肉的纹路向两侧横出,显得极为狰狞。这是个外高加索人,身上遗传了太多的鞑靼人剽悍、凶狠的性格。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