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狗狗中文小说)

        李云龙和田雨只在一起度过了三天的蜜月生活,就要分别了。因为李云龙师所属的A兵团已逼近厦门,厦门战役马上要打响,李云龙急得连新婚妻子都顾不上了,他急着赶回部队。田雨理解丈夫的心情,他是个职业军人,要是没了仗打,他会很痛苦的。何况田雨的野战医院也要随战线推进,近几天也要南下了。

        野司留守处的一个参谋告诉李云龙,入闽的铁路虽已通车,但前方战事吃紧,大批的物资弹药需要运上去,所以货车优先,客车要几天以后才有。

        李云龙点点头说:“我们就搭乘货车。”

        参谋说:“首长,这哪儿行呢?路这么远,路上随时都会出现敌情,这列货车装的是弹药,守车上只有一个班的兵力负责弹药的安全,无法抽出兵力来保卫您的安全。”

        李云龙眼一瞪说:“谁要你保卫我的安全?给我们两支冲锋枪,编入警卫班当战士总行了吧?别说废话了,执行吧。”李云龙和警卫员小陈拎着美制M3式冲锋枪爬上守车,他对站在车下送行的田雨挥挥手说,“你回去吧,不要等开车了。”

        站在站台上的田雨不满地噘起嘴:“你这没良心的老李,就这么走了?也不和我道个别?你给我下来。”

        李云龙看看小陈,小陈把眼光移到别处。他只好又从守车上下来。

        田雨温柔地帮丈夫整理一下衣领,低声说:“亲爱的,你要保重自己,别惦念我,这大概是最后一仗了,千万保重。”她的眼圈红了,但很快克制住了。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她又小声地开玩笑地说:“战场上的大将军应该八面威风,别儿女情长啊,要只是个床上的将军就没劲了。”

        李云龙笑着大声说:“是将军在哪儿都是将军,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

        田雨捂住他的嘴:“嘘,该死的老李,这么大声音,你不觉得脸红吗?”

        “这有什么?我又没搂着别人的老婆睡觉,我自己的……”

        “行了,行了,把嘴闭上,我该走了。”田雨猛地在丈夫脸上亲了一口。

        在守车上的小陈吓得一闭眼说:“师长,我可什么也没看见。”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