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狗狗中文小说)

        设在南京的三野留守处给李云龙派了一辆美式吉普车。淮海战役结束后,解放军缴获了大量的美式吉普车,师一级的干部从此不用骑马了,都配发了这种吉普车。从南京到苏州的路上,到处可见战争留下的痕迹。被炸毁的钢筋混凝土碉堡,纵横交错的战壕,路旁建筑物上密密麻麻的弹痕,田野村镇到处都有工兵部队用白灰标出的尚未排除的地雷标志。

        被击毁的坦克、炮车比比皆是,路边的村庄却炊烟袅袅,鸡犬相闻,一派和平宁静的江南景色。李云龙穿着新配发的黄色细呢料军装,田雨穿着双排扣列宁服式的女军装,戴着无檐军帽。两人胸前都佩着醒目的解放军胸章。微风拂起田雨的长发,她秀美的脸上显出几分忧郁。

        汽车开进了城市,在古城狭窄曲折的路上降低了速度。坐在驾驶员旁边的警卫员小陈扭过头来说:“首长,司机同志说前面那座大院就是,下一步该怎么办?”

        李云龙说:“就在这儿下车,你和司机在这里等着,我们走过去,那是书香人家,不喜欢当官的摆架子,又是汽车又是警卫的,老人家会不高兴的。是不是,小田?”

        田雨感激地抓住他的手说:“老李,真想不到你是个粗中有细的人,你想得太周到了,谢谢。”

        田家大院,是一座古老的宅院,经过上百年的风雨,门窗都有些糟朽了。油漆剥落得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目,砖石却还结实,院子青砖铺地,有过厅,有木厦,还有回廊。厚厚的墙山,笨重的镂花门窗,墙面上长出一片片青色的苔藓,墙根处长着茂盛的翠竹,到处弥漫着竹子的清香和青苔的气息。一个佣人模样的中年妇女端着一个盛着草药的砂锅从偏房里出来,田雨一见便高兴地大喊道:“奶妈,我回来了。”

        “砰”的一声,砂锅落在地上打得粉碎,田雨的奶妈扑过来抱住田雨就哭了起来:“小姐,真是小姐呀,你可回来了,可想死我了。”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向正房里大声喊道,“老爷,太太,小姐回来了。”

        院子里顿时乱了套,田雨的父母从屋里冲出来,母女抱头痛哭,父亲在一旁激动地摸着女儿的头一个劲儿念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李云龙被晾在一边。不过他不在乎,他知道细心的未婚妻是不会让他晾得太久的。果然田雨马上向父母介绍了李云龙:“爸爸,妈妈,这是李云龙师长。”

        李云龙跨上一步,规规矩矩地立正敬礼:“伯父,伯母,你们好!”

        田雨的父亲仔细打量了李云龙一眼,脸上露出了冷淡的神色。他微微点点头,礼节性地回答:“你好,共产党不兴叫长官,好像应该称你为同志吧?请客厅里坐。”

        走过青砖铺地的天井,到了客厅。李云龙抬头看见客厅正中悬着一个大匾,上面是“静思斋”三个金字,两边是对联:“读书好、耕田好,学好便好;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中间挂着一轴泼墨山水画,落款竟是“江南赵孟頫”。花梨木的大书案上堆满了古旧的线装书,李云龙瞥了一眼,发现其中有一部《康熙字典》和一部《四书衬》。他觉得这间客厅里到处飘着古旧的气息。

        田雨的父亲有五十多岁,穿着一件青色的杭纺绸长衫,脚上是千层底礼服呢面布鞋,一副乡绅模样,可脸上的金丝眼镜和较为洋派的分头,暴露了他似乎也受过西式教育的身份。“鄙人田墨轩,还是第一次和共产党的高级官员打交道,要是说话有得罪之处,还要请李同志海涵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