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狗狗中文小说)

        李云龙突围后,带领残存的三十多人撤往二营驻地桃树沟。对于独立团来说,这次亏吃大了,政委赵刚负了重伤,一发子弹击中腹部,肠子都打烂了,而且失血过多,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李云龙派出一个排兵力护送赵刚去总部医院治伤。他对昏迷中的赵刚说:“老赵,你去安心养伤,你千万要挺住呀,你答应过我,不把鬼子赶跑,咱俩谁也不许死,你听见没有?你他娘的别装熊,想一撒手就走了?门儿也没有,这太不够朋友了。告诉你,你生是独立团的人,死是独立团的鬼,躲到哪儿也要把你抓回来。想当逃兵?绝对不行,只许你活着,不许你死,你听见没有?求你啦,老赵……”李云龙哭了,眼泪成串地滚落在胸前。

        分兵时和二营一起行动的副团长邢志国、二营长孙彬都呜呜地哭了。

        送走了赵刚,李云龙把自己关在屋里,整整一天谁也不许进门,饭不吃,水也不喝,叶子烟卷的大炮一支接一支地抽,半开的窗户像个正在生火的大烟囱,突突地往外冒烟。

        这次团部被袭,牺牲了五十多人,警卫排几乎全部阵亡,团部人员阵亡了一半,连断后掩护的炊事员老王都牺牲了。一想起这些,李云龙的心就在痛苦地抽搐,他在反省自己。内线情报源源不断地传来,日军特工队的情况,楚云飞部的伏击战,秀芹被押的地点都清楚了,李云龙的怒火在胸中翻腾:娘的,这次团部差点儿让人连锅端了,政委负了重伤,老子连老婆都让人抓了。这次不能就这么算了,要当了缩头乌龟,以后就别在这一带混了。什么他娘的特种部队?莫非是三头六臂?不是爹妈生的血肉之躯?就算他山本特工队是钢打的核桃,老子也要把你砸碎吞了。山本呀,如果你逃回太原,老子拿你没办法,可你小子不知死,竟逃进了平安县城,这晋西北是这么容易来的吗?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

        傍晚时分,李云龙猛地推开房门,大吼一声:“通信班集合。”

        独立团分兵时有一千多人,全部分散在方圆几百里的区域中,处于独立作战状态。其任务是协助建立基层抗日政权,发展壮大队伍。每个连甚至每个排都成了独立单位,你要有那个能耐,你一个连扩编成一个团的规模也行。不过你还得叫一个连队,至于装备、弹药、被服、给养,对不起,上面什么也没有,你自己去从敌人手里夺。干得好,你天天吃肉,天天过年;干得不好,连汤也甭想喝。

        现在独立团有多少人,李云龙自己也不大清楚,全团撤出去时一千多人,现在按最保守的估计,也得扩编出两千多号人。李云龙把几个通信员全部派出去,命令各营、连、排迅速归建,有重要作战任务。

        副团长邢志国问:“团长,部队集结起来干什么?”

        李云龙不耐烦地说:“还能干啥?打县城。”

        邢志国大吃一惊:“这可是件大事,是不是应该向上级请示一下?”

        “来不及了,师部离咱们好几百公里,等请示回来,黄瓜菜都凉啦。”

        “团长,这太草率了。牵一发而动全身呀,咱们手里有多少兵力?弹药是否充足?有没有攻坚重武器?鬼子增援怎么办?咱们心里都没底,即使真打,至少也得请友邻几个县的主力部队配合一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