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狗狗中文小说)

        国民党军358团团长楚云飞刚刚得到情报:一支行踪诡秘的日军小部队乘坐四辆卡车开进了日军西集据点,内线情报员发现,这支日军小部队于当天夜里便神不知鬼不觉地失踪了,而卡车仍留在西集据点。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支日军小部队全部配备自动武器,而且装束奇特,不是日军制式军装,服装上一律没有军衔。楚云飞上校沉默着打开军用地图,心想,硬是怪了,这支装备精良的日军小部队的目的是什么?总不会是来西集据点串门的吧,既是行踪诡秘就肯定有重大行动,但从人数上看,似乎又干不成什么大事。

        他注视着地图上日军据点之间的空白区,表示敌我态势的红蓝箭头犬牙交错。日伪军的据点是沿铁路公路呈点线状分布,八路军的根据地在山区。平原及丘陵地带则是星星点点的游击区,有国民党军的,也有八路军的。他的目光落在西集据点的周围地区,先排除了一点,这支日军小部队不会沿铁路向其他据点运动,不然可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多费一道手。直接开卡车去就是了,何必把车存放在西集呢?如果这小股日军进入平原或丘陵地区,那绝不会失去踪迹,他的情报网可不是吃干饭的。剩下的可能只有一个,进入山区了,他心里猛地一惊,用计算尺量了一下直线距离,心里全明白了,这是冲李云龙去的。完了,想通知他也晚了,他知道李云龙那个团连个无线电台都没有,这小子这回是死是活要看他的造化了。不过他相信李云龙也不是好惹的,凭日军这个不足百人的小部队要吃掉李云龙这块硬骨头也不是容易的。上过军校的楚云飞也没听说过特种作战的理论,这不是他的过错,只能怨当时中国的军事科学太落后。他没太把这支日军小部队放在眼里,不过他还是决定助李云龙一臂之力。

        他叫来参谋长,命令道:第一,通知迫击炮连,今晚秘密运动到西集据点外围,按以前测定好的射击诸元炮击。目标,据点内操场,先炸了那几辆卡车再说。第二,命令一营作好战斗准备,在进山路口设伏。嘿嘿,他李云龙要是胃口好把这伙鬼子全吞了,我算白跑一趟,他要吞不了,剩下的我可要包圆啦。他扎好武装带,佩枪和委员长手赠的中正剑一左一右披挂好。他想:李云龙绝不甘心长期在“国军”的战斗序列里向委员长俯首称臣,对日战争结束后,这小子肯定要闹事,唉,也许不远的将来,我们兄弟会在战场上刀兵相见。

        山本大佐正带领他的特工队走在崎岖的山路上。他铁青着脸,一边走一边向四周的群山观察。这时,队伍里没人敢和他说话,队员们都了解他,这位长官心情恶劣时,喜欢拿别人出气。晋西北的山很贫瘠,几乎没有什么植被,只有星星点点的耐旱的灌木丛,铁青色的山岩裸露着,山路上风化的碎石在脚下哗哗作响,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滚进山涧里。这种山很令人乏味,没有青草野花,没有飞瀑流泉,没有鸟鸣兽吼,一点儿诗意也没有。大山静得出奇,死气沉沉,仰头望去,两边的危岩峭壁似乎随时要挤压下来。

        山本的心情越发恶劣起来,此次长途奔袭似乎处处不顺利。本来很周密的一个作战计划在实战中处处受挫。赵家峪一战,使他在特工队的权威受到挑战,队员们嘴上虽然不说,可表情上已露出不满的神色。打仗就是这样,不管你的战术指挥是否得当,只要打赢了,你就是英雄。反之,你就他妈的狗屁不是,成了众矢之的。想想也够窝囊的,八路军一个团部和一个警卫排总共才七十多人,装备还不如20世纪初日俄战争时的日军装备。在交火中山本明显感到八路军火力的稀疏,还很缺乏训练,战术指挥也很原始。照理说,这样的军队是不堪一击的。而皇军特工队有八十多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装备之精良,火力之凶猛,和八路军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再加上有可靠的内线情报和战术的突然性,本可以稳操胜券。可一仗下来,竟损失了20多个队员,其中有两个队员竟是在攀岩时失手摔下峭壁的。特别是前村口的十几个队员无一生还,全部阵亡。

        想到这些,山本一木就心疼得直哆嗦,这些百里挑一的特种兵是他山本在军队立足的唯一本钱。虽然八路军也阵亡了五十多人,可没抓住李云龙,这次行动就等于毫无意义。

        至于李云龙的新婚妻子,那个乡下女人,山本根本不认为有多大价值,以他一个日本男人的思维方式考虑,像李云龙这么大名气的男人是不会缺女人的,你抓住了他的女人以此作为筹码使其就范太不现实,他也许一笑置之,第二天又换个女人。在东方的战争中,把女人作为筹码是不明智的。山本大佐费了好大劲儿才克制住自己没把那个乡下女人给砍了,特工队既然出动一次,总要给筱冢君一个交代,这女人还是交给筱冢中将去处置吧。至于那个叫赵家峪的小村子,山本想都没想,全村的老百姓一个不剩全部消灭,一把火把村子烧个干净。

        前面突然传来激烈的枪声。山本一怔,他派出的尖兵小组和他的队伍总保持两公里距离,肯定是尖兵遇到麻烦了。

        无线电对讲机里传来尖兵组长立原的呼叫:“山本君,我们中了埋伏,好像是支那政府军,我们还能坚持,请增援,请增援。”

        随队行动的原八路军保卫干事朱子明凑过来说:“大佐先生,那边是晋绥军358团楚云飞的地盘,他一个加强团有五千多人,还有个炮营,咱们还是绕道走吧?”

        山本斜眼看了朱子明一眼,没理他,他看不起这个叛徒,一个连自己国家都敢背叛的人,怎么能指望他忠实于皇军呢?

        “报告,西集据点呼叫,他们遭到炮击,汽车全部炸毁,津田少佐建议我们向平安县城靠拢。”一个军官报告。

        山本用望远镜望着前方自言自语道:“楚先生,久闻大名了,今天要是不会一会你,岂不是太失礼了吗?”

        朱子明脸色发白地说:“大佐先生,打不得呀,凭咱们这几十号人,能跟人家一个加强团干?”

        山本轻笑了一下,显得有些狰狞:“朱先生,我没这么大胃口吃掉他一个团,但吃掉他的指挥部我还是有兴趣的。顺便问一句,朱先生,你和皇军合作是真心的吗?”

        朱子明很快镇定下来:“大佐先生,中国有句古话,叫‘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大佐先生该不是过河拆桥吧?”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推荐阅读: